谘詢熱線: 0851-23220088 1530234109411330.jpg

新聞動態

聯係BBIN视讯

聯係電話:0851-23220088/0851-23220080

聯係電話:18685297500  

聯係電話:18085238053

聯係電話:13638521929

地       址:遵義市紅花崗區解放路42號(原市教育局) 


“紅軍之友社”李小俠

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 >> 新聞中心 >> 紅色故事

“紅軍之友社”李小俠

發布日期:2018-08-15 作者:遵義市長征學會 點擊:

       在長征中的遵義人中,李小俠是最該記憶的,她為紅軍中的遵義人爭了光,也是紅軍高層讚賞有加的遵義人。

       李小俠,世居遵義市人,1931年考取縣女中,在餘正邦、謝樹中等老師影響下,讀了許多馬列和紅色書籍,對婦女解放充滿激情。後來,又在地下黨員周司和幫助下,積極投身革命,成為“紅軍之友社”的關鍵人物之一。

      一個女紅軍把她拉到一條矮凳上坐著問:“小妹妹,你叫什麽名字?”

    “我叫李小俠,本城人,住縣門口。”“多大年紀,讀過書嗎?”

   “十七歲,本地女中畢業。”

   “你看見過女兵嗎?想當兵嗎?”

   “從來沒看見過,我也想當你們的女兵。”“當女兵苦得很呢。”

   “我不怕苦,我在家裏還不是同樣苦。”

     萬人大會成立縣政權時,她被選舉為婦女委員,是遵義女人中的唯一代表,因此,鄧小平主編的《紅星》報記載了她,陳雲同誌的《隨軍西行見聞錄》也寫到她,鄧穎超、李伯釗等老革命在解放後還記得她,1985年,楊尚昆、李伯釗夫婦來遵義時,還專門接見了她。

     紅軍要離開遵義時,領導要李小俠召開動員會,摸摸底。

     她把社員們全部召集攏,說明了情況,沒有一人吭聲。她又高喊:“願跟著紅軍走的人舉起手來!”竟無一人舉手。

     李小俠急死了。又一個個的問,都說不能走。她發脾氣了,大聲說:“這是革命,不是請客!你們既不願走,為什麽要來登記,要來白吃這麽多天的飯?”大家仍不吭聲。經再三詢問,有個別的才說:“我以為紅軍永遠駐在這兒,不走了,我才來參加的。如要我跟著走的話,爹媽會急死的。我不敢走。”她又氣又急地說:“你們不走,就是剩我一個,我也要跟著走。”接著李小俠又說:“不願走的,都出去!”結果,大家真的走出了屋,把她急得坐到一條凳子上,伏在桌子上大哭起來。

     鄧穎超大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,跑來問她為啥哭,李小俠邊哭邊訴說了原委。鄧又問她個人走不走?她回答:“哪怕上刀山、下火海,我也要跟你們去的。”鄧說:“小俠妹,你是遵義出色的女代表,BBIN视讯歡迎你。那些投機分子,機會主義者,最好不要,要了對革命反而不利。你快回去與你父母告別,回轉總政治部來,說不定BBIN视讯今夜馬上走。越快越好。”這樣,李小俠參加了紅軍,離開了遵義。

      二進遵義時,李小俠才知道自己參加紅軍後,父母被抓,慘死於敵手。

      她向總政治部首長們哭訴,李伯釗大姐勸慰說:“血債要用血來還,你要牢牢記下這筆血債!”她又連走了好幾個女同學家,每家都是關門套鎖,空無一人。

      後來,李小俠按組織意見,留下來參加黔北遊擊隊,作隊長王有發的助手。在嚴酷的鬥爭中,王有發壯烈犧牲了,李小俠和何恩餘、謝樹中、任移等隱蔽了下來。但是,住了不幾天,不好的消息從四麵八方傳來,到處都貼有通緝令,懸重賞捉拿李小俠——使得這個急性子人忐忑不安起來。最後不得已,她在湄潭縣魚泉與小學校長詹朝儀結了婚,以教書為掩護,繼續為黨工作。直到1949年湄潭解放,縣委張軍直同誌來信要她去湄潭縣婦聯擔任工作,可因那時土匪猖獗,副縣長何恩餘對李小俠說,剿匪是當務之急,要她擔負剿匪聯絡任務。

      她給黨做了一些工作,黨沒有忘記她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,黨為她落實了政策,把她安排到遵義市政協當常委,駐會,安度晚年。    

 資料來源:遵義日報  時間:2014年24日 03:16:00
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gbxzx.com/news/445.html

關鍵詞:

最近瀏覽:

相關產品:

相關新聞:

  • 在線客服
  • 聯係電話
    18862307365
  • 在線留言
  • 在線谘詢
    歡迎給BBIN视讯留言
   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,BBIN视讯會盡快與您聯係。
    姓名
    聯係人
    電話
    座機/手機號碼
    郵箱
    郵箱